温州市兴发搬家公司提供:温州搬屋,搬迁,搬家,搬厂,吊装,起重等汕头清通公司服务.专业搬家,价格合理,服务贴心.公司拥有搬家队伍,丰富的搬家经验,受到广大用户的一致好评,欢迎您来电咨询预约相关服务.服务热线:.

汕头管道清通常识

搬家·印象·随想

搬家,至少在我眼里,应该是大包小包,大车小车方能承载的事情。虽然在外如浮萍一般无所依凭的我,像游击队一样换了不少地方,不同城市之间的迁徙有之,同城之间地方的转移也有之,但那时,就几件衣服、几本书的家当,一个箱子和一个小袋子足以解决问题,似乎也有些潇洒。所以,搬家这个词从来没有进入我的视野。
如今,在一个地方待上了一年多,想要动起来,杂七杂八的东西一整理出来,竟再也没了两年前的那份洒脱劲。东西仿佛还是东西,别的什么家具也没增加多少,然而书却是节节芝麻高——也实在是汗颜,为书所累却没有收获多少东西。“孔子搬家——尽是书”还是他个人品牌形象的表征,对于我这种以书装裱门面的人来说,实在是让人有了笑话的理由。
搬家是如此地辛苦,每搬一次家得大伤元气。从到另一个地方察看选房,到拍板成交,这中间实在是大有学问。为了寻找到自己中意的房子,光线、交通、房间结构、周围环境、房租、楼层等等方面,是选房的若干标准。于是乎,这样下来搞得自己快成了相房专家,一点不亚于伯乐相马;尽管有的在网上看,但那毕竟只是一堆枯燥的数据,你还得亲自前往实地考察一番,满不满意还得经过实践检验。定好房子之后,得收拾以前的那个摊子,打包好后,不管叫搬家公司还是三轮车,又得一番磨嘴皮子……终于把东西从一楼弄上二楼三楼四楼五楼六楼……N楼之后,心情才稍稍安定。不过,接下来还得布置一番,又是一番劳心劳力……搬家的如许麻烦,也许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才有的。大约记得周国平在一本书中有这么一则寓言,哲学家新到一个地方,往往很洒脱,几本心爱的书足矣,而妻子却为新家用心布置。毕竟我是俗人,也没那么福分,如果我将来的妻子一个人布置新居,我又于心不忍;也许我们谴责那个哲学家不懂得怜香惜玉,也许那是哲学家和他妻子的生活哲学,妻子乐于布置新窝,哲学家懂得欣赏妻子的每一次“艺术作品”,相互作用,所以也其乐融融。搬家,我们所搬的这个“家”是什么呢?有许多人说这不是家,家怎么是随意可以搬走的呢?那是搬“宿舍”或“换一个住的地方”。“宿舍”这个词,在我眼里带有很大的校园气息,因为许多大中小学校多以学生住的地方叫做“宿舍”的,所谓“男生宿舍”“女生宿舍”即是。据说现在一些好的大学里有所谓的学生公寓,但很多同学还是把他们住的那个地方叫做“宿舍”;另一方面,在我的潜意识里,宿舍往往是多人住在一块的,我们称之为“集体宿舍”。那么一个人住的地方呢?“个人宿舍”叫得似乎又有些别扭了。
“家”,往往维系着两个生命个体,两代人的感情,一个是老家,一个是自己的家。然而不管是老家还是自己建(买)的家,“家”与“宿舍”往往是在物质层面上区分的:家是固定的,自己是那一块地方的主人,可以对它有高度的处理权;而宿舍是不固定的,是一种临时短暂歇脚的地方,给人往往有寄人篱下、浮萍之感。所以,从这个角度而言,除了老家,或者自己建造或买了的房子之外,我们所住的地方叫做宿舍,不管你是多么的富有,如果你没有一处是属于你个人的不动产——房子,都是一个没有家的人,一个游子,一朵浮萍。这是传统的家的观念。这个观念根深蒂固地影响了我们的思维。 ? 我们现在没有所谓物质的家,这是现代工业社会造就的产物。如此,我们不妨把家的外延拓展些,至少在心灵里面要安上一个家,我想这不是阿Q主义。我们常常把在外面住的地方叫做宿舍,而羞于叫做家。我现在觉得说这个词特别别扭,我想,现在一个人住的地方即可叫做家,它现在属于我自己的世界,尽管这个世界是暂时的。
那个叫做老家的地方,我们常常和那里的一群人、那里的一草一木血脉相连。然而工业文明使我们背井离乡,远离故土,在另一个地方寻找自己的梦想。当我们离开故土多年,我们的身体已经适应了城市的霓虹灯之后,我们却找不到一处心灵的家。这时候,我们返回故里,却痛苦地发现,曾经在城市的夜空下在内心忆起的那一片热土,在若干年之后重新回到这块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我们已经不能适应了。我们就像悬在城市与乡村之间的一弯明月,却照不到自己的那一处精神家园。我们游荡在这两个地方之间,我们的生活观念被城市掠夺去,而遗弃了我们的肉体;我们的肉体容易被乡村接纳,但我们又显得与那个曾经温暖的世界有些许距离。所以,就像韩少功在《夜晚》一文中所言,“月亮是别在乡村上的一枚徽章”,他又说,“所谓城市,无非是逃避上帝的地方,是没有上帝召见和盘问的地方。”英国诗人库柏曾经也写有这样的诗句:“上帝创造了乡村,人类创造了城市。”我们这一代人躲在城市的钢筋丛林里,只能在城市的喧闹声中透过那一角的天空仰望那一轮明月。然而,城市的天空常常是阴霾的,还有那闪烁的霓虹灯有夺走了那轮明月的光彩,我们所看到的只是一圈黄晕的光。回到那片故土,那个家,我常对妈说,你就当我是一个旅客吧。陈红那首曾经传唱大江南北的《常回家看看》唤起了我们这些漂泊异地的游子对那片土地的热情。也许在常回家看看并刷刷筷子洗洗碗时,我们会重新捡拾片刻的温存,但当背上行囊再次踏上那条伸往外面世界的路时,淡淡的乡愁的种子又开始在内心里发芽。一年到头只短暂停留那么几天,是时代让我们四海为家。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当我们耄耋之年重返故里,不管你是衣锦还乡还是仍然落魄,内心里又何尝没有一丝“客”的痕迹呢? 故乡,到底是什么呢?我们平常所说的故乡多指地理位置上意义,生长于斯,成长于斯的那块地方就是我们心中的故乡。史铁生在《消逝的钟声》中说,“人的故乡,并不止于一块特定的土地,而是一种辽阔无比的心情,不受空间和时间的限制。这心情一经唤起,就是你已经回到了故乡。”
故乡尽管在若干代人心中是一个亘古不变、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但从历史的更迭与家族的分化和变迁来看,故乡似乎又是流动的。它不仅仅止于地理位置上的含义,它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其实,我们的故乡要推算起来,也只是祖辈世世代代家族长河中的一个驿站而已。当我们的祖先历经艰险,长途跋涉,感到疲倦时,停靠于某一处,繁衍生息,生根发芽。那块落脚的地方,于是就成了后人的故乡。然而,人的脚步是不止息的,下一个驿站又在哪里呢?我们的故乡又在哪里呢?当我们长久地停留于异地的某一个驿站时,也许,我们就成为了生存于这个驿站的后人的一个相对意义上的祖先。于是,我们沿着历史的长河上溯,把那一个个祖先曾经长久驻足的“驿站”连接起来,就构成了源远流长的文明之河,因而,我们的文化就有了传承。新居前面东面有一条宽约20米的河沟,“河沟”这个词眼,是河与沟的混合体,何以言之?一是在大城市尤其是多河的南方,区区20米自然算不上一条叫得上名字的河,而只能叫他溪或者沟了,然而溪似乎又是与大山或农村联系紧密的一个词;20米,老家山间的河流一般也只是这个数字,然而性情比起城市这些堆满淤泥乌黑发臭的河不一样,它的水势时而湍急时而平缓,如果沿着河流走上一段路程,犹如在聆听一首跌宕有致的音乐,光是闭着眼睛一路走去,就是一种美妙的享受,且不说河岸的风景了;而城市的河呢,即使它再宽再长,除了那宽阔的水面让人尤其是从没有大河的山地里出来的我感到一丝壮阔之外,也许更多的是逃避,这不仅仅是因着其一览无余的河面、平静得让人发慌甚至发黑的河水让人掩鼻而走等客观因素,我想,还有一种心灵的陌生感。
这条“河沟”,新搬来的我尚未知道它的名字,我想它应该有它的名字的,也说不定它还有一个很雅致的称呼。“河沟”,请允许我暂时这样叫你罢,我想你既然存在,肯定有你的来龙去脉,或者有许多或欢欣或悲伤的故事,也或许你原本不是呈现在我面前如此的一个形象;请原谅我这个刚搬来与你为邻的年轻人吧,就像一个初次到别人家做客的农家少年一样,充满了羞涩和拘束。我知道我这样叫你,比许多同龄人和住在你身旁的许多人们要好得多,因为他们就叫你“水沟”,甚至“臭水沟”。每天上下班,要沿着这条河沟步行一段路程。注入其中的水量很小,早上退水时,可以看到那一个个水道中碗口大小的水流缓慢地注入河中,两岸沉积的黑而发亮的淤泥让我想起了家乡夏天河岸洁净而长长的白色沙滩,那曾经是我小时候经常沐浴阳光的地方,尽管后来从地理书上我知道了欧洲地中海的阳光浴场。
很多年了,不知如今家乡的那条河流,那片沙滩还是如我记忆中的那般美好?年前回家一趟,途中也要沿着河走上一段,曾经清可见底的河水,似乎有些不那么澄亮,河面上偶尔飘来一只塑料瓶子,河水平缓处的水草中泛着一些灰黄的泡沫……尽管这是冬天水量减少,河水要比夏水混浊些的缘故,然而那些在水中飘来荡去的瓶瓶罐罐还是让我有些担忧……
城里的这条河沟因着这个城市正在进行轰轰烈烈的创卫工作而整改着,我自然希望这个工程尽快结束,还这个城市的一角蓝天和白云,一处碧水柔波,让我也在未知的离别之前享受它的洁净和大方……
然而我家乡的那条河流呢?但愿留存在我童年记忆中的阳光、沙滩、鹅卵石……不只是一张泛黄的底片,它应该有更加亮丽的色彩……




Previous:麻烦的搬家     Next:你了解搬家设备吗?
  • 地 址:温州市纺织路32号
  • 联系人:曹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