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市兴发搬家公司提供:温州搬屋,搬迁,搬家,搬厂,吊装,起重等汕头清通公司服务.专业搬家,价格合理,服务贴心.公司拥有搬家队伍,丰富的搬家经验,受到广大用户的一致好评,欢迎您来电咨询预约相关服务.服务热线:.

汕头管道清通常识

搬家随想

铁打的常住流水的僧”,我来新加坡十年,这是第八次搬家,一次比一次心平气和。搬家当然是件体力脑力俱伤的活,可想到这是在为自己找“栖身”之处,有什么理由唉声叹气?看房的时候,觉得这对年轻的房东夫妇挺友善的,男的陕西人,女的滁县人。我刚毕业那年,在滁县记者站短期锻炼过,当时闹别扭,不好好采访写稿,整天往琅琊山跑,在古梅亭见到“花中巢许”四字,印象深极了,形容梅花的词句成千上万,都不如这四字意味深长。那天女房东说她是滁县人,下意识就跳出“花中巢许”,下意识就决定了,即刻交了订金。我觉得这个决定带着一股不明不白的暗香。
八箱书、四箱CD/DVD、两箱衣服、一台电视机、一台笔记本电脑及零星杂物,我的全部家当就这些了。搬运工将它们堆在小屋里,我打不起精神拆箱整理。正是掌灯时分,也是晚餐时间,不觉饿,不觉累,只觉恍恍惚惚。居然一身臭汗没有冲凉倒头就睡。迷迷糊糊做了一个梦:外面漫天大雪,室内其乐融融,暖阁里熏笼旁,姑娘们三个一组五个一群,或课女工或叙家常,不紧不慢,散淡慵懒,简直就是《红楼梦》52回里的“冬闺集艳图”。很莫名做了这么一个南辕北辙匪夷所思的旖梦,醒悟之时,已经深更半夜,起来洗漱一番,顿觉饥肠辘辘。忽想到,搬家路上看到一间7-ELEVEN,大抵就在附近,下楼摸索一阵,很快找到,买了一袋苏打饼干,还看到真空包装的“怀柔甘栗”,顺手一并拿了。小时候,很喜欢吃苏打饼干,也喜欢吃板栗。这两样都不是什么稀罕食物,不过,真是很久很久没吃了。一口又糯又醇的板栗,再一口又脆又香的饼干,午夜街头我这样边走边吃,很荡漾。我曾在繁华的乌节路附近住过,那时周末喜欢看午夜场电影,散场后步行回去,城市的夜色总是暧昧迷惑,要了解一个城市,必须了解这个城市的“夜色”。搬离市中心后,我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再也没有午夜出游,今天倒是破例了。
大约三四岁吧,我家从纺织厂西眷楼搬到东眷楼,对于这次搬家,我一点印象都没有,这足以证明我“记事”很晚。读高中的时候,从母亲单位宿舍搬到父亲单位宿舍,算是第一次经历搬家。想当年,哪有什么搬家公司,印象中就是父亲用板车一趟趟来回拉,我们孩子在边上扶着。五斗橱、写字台、饭桌等等,又笨又重;还有沉甸甸的大水缸、米桶面桶、大中小三个一套的木盆、夏天纳凉用的竹榻、大红大绿的被子、脸盆架(瘦伶伶的,很像贾科梅蒂的雕塑)、油腻粗糙的厨房用具。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紫檀雕花大站橱,三面落地镜由西方进口,人在前面一点不走形。这个站橱是组合式的,可以拆分七块。搬家的时候,父母担心的就是这个宝贝,用棉絮包裹了,一路上护持着。这些过时的老家具,想起来就觉亲切。看电影《立春》,女主角王彩玲的小屋、小屋里的一器一物、甚至院落里公用的水龙头,于我皆懂皆亲。那样的环境不可能回去了,倘若真的回去,相信很快就能适应。经历过的石家庄长安区都市搬家公司,岂有“捡不起”之理?
后来,我个人经历的八次搬家,比起当年举家搬动,实在不足挂齿。现在想想,当年搬家固然辛苦,但对年少的我们而言,也不乏“欢闹”的乐趣,亲朋好友邻里街坊老老少少都来助一臂之力。如今,搬家公司越来越兴旺了,也就意味着搬家在很大程度上变得轻而易举了,但人情世故也随着淡化了


  • 地 址:温州市纺织路32号
  • 联系人:曹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