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市兴发搬家公司提供:温州搬屋,搬迁,搬家,搬厂,吊装,起重等汕头清通公司服务.专业搬家,价格合理,服务贴心.公司拥有搬家队伍,丰富的搬家经验,受到广大用户的一致好评,欢迎您来电咨询预约相关服务.服务热线:.

汕头管道清通常识

搬家公司:价格危机与行业的衰落

而在此前的6月25日,甘肃玛雅搬家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一家报纸采访时表示,公司并没有因为油价上调而涨价,仍然维持120元的出车费。该媒体据此认为,透明的价格和激烈的市场竞争阻碍了油价从成本向终端传递。

  问题是现实似乎总是和人们的愿望作对。

  不过坚持“涨价有理”的市民吴应寿还是担心:“这些搬家公司组成联盟,会不会对整个行业形成垄断,那可能会损害到消费者的利益。”

  松散“协会”

  7月18日,搬家公司低调涨价后,就有媒体以《“协会”发通知搬家公司集体涨价》为标题进行了报道。按一些搬家公司的说法,“行业协会”主导了此次价格上调。

  “现在还没有协会,怎么会主导?”黄维宏说,“我们倒是一直想成立搬家协会以实现行业自律。”

  2003年,当时通力、宏远、路路通、万通4家搬家公司提出组建协会。“当时搬家公司经常面临一些政策性问题,比如‘人货混装的问题’、‘加高栏板的问题’等,这些没有明确规定,都要和交通、交警部门协调,靠单个搬家公司是不可能解决的。”协会早的倡导者黄维宏说:“就是想逐步摸索制订一个行业规范。”

  当时兰州搬家市场还处于起步阶段,行业准入门槛很低。“有一台二手车就可以开展业务,一时出现了很多夫妻店、兄弟店,搬家公司和客户的矛盾也日益突出。”黄维宏说,“当时普遍存在客户的物品损坏了,一些没有资质的小公司转身换个名字继续经营,客户想找赔偿都没办法,协会其实是搭建一个为客户解决问题的平台。”

  黄维宏等人准备了材料,去民间组织管理局登记,但搬家行业没有政府部门管理,没有获得批准。“我们向兰州市运管处申请搬家资质证,运管处却让我们找交通局,交通局认为这个行业不够大,转了一圈,没有人愿意当你的婆家。”黄苦笑着说,当时的申请材料至今还整齐地保存在他的抽屉里。

  黄维宏等还是按照自愿的原则成立了一个松散的联盟组织,联盟的搬家公司共享客户资源,协调内部问题。7月25日上午,两家搬家公司为了争夺一单生意,互相压价,黄维宏出面进行协调,才把问题给解决了。

  “市场逐渐萎缩,这样的情况经常发生。”黄维宏说,联盟更松散了,但是大家有问题还是愿意找名存实亡的联盟解决。

  鱼龙混杂

  现在看来,黄维宏们希望联盟能够搭建一个为客户解决问题的平台的愿望似乎遥遥无期。

  金纹羽7月20日搬了一次家。她从广告上看到一家搬家公司,打电话过去,对方报价160元,约好次日中午12点来搬家,可金纹羽一直等到了下午3点,搬家公司的工人才过来。装车前,金纹羽事先把一些轻便的东西放在了柜子里。等搬家公司的工人把所有的东西搬出来,金纹羽的麻烦也就来了。

  金纹羽叙述,先是提出柜子里装了东西,要涨价到190元才搬;接着装车时,剩下了一个柜子,他们是死活不装了,非要再装一台车,她也就同意了,但只愿意多加点钱,而搬家公司则要求按照一台车的出车费来收。僵持不下,带车班长居然一句“我不管了”,指挥工人把已经装车的东西卸在楼下。当天晚上,突然下起了大雨,装在车上的东西就一直淋在雨中。她打电话给公司负责人,被告之经理不在。

  等雨停了,把东西搬到新居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带班班长再次提出装了两次车,要求金纹羽支付220元的搬家费。金纹羽也是横了心,等搬家公司经理来了再说。

  一直到次日凌晨4点多,经理打电话来找人,还批评金纹羽说:“你和民工计较什么啊。”直到7月27日,搬家公司也没向金纹羽索取搬家费用,金纹羽打电话给该搬家公司也是一直无人接听。

  金纹羽说:“有价值数万元的艺术品因此次搬家而受损。”

  “各自为政、混乱、无序经营。”新通力董事长张宁用一连串灰暗的词语总结了搬家行业十年发展的状态。这位兰州搬家行业的开山者认为,至少有1/3的搬家公司是没有任何经营许可的。

  “这些所谓的搬家公司不用缴纳税费,没有管理成本,一旦出了事情,换个电话,另取公司名字继续开张,他们可以把服务费降得很低。”任中无奈地说,“这些公司的价格优势是我们正规公司很难做到的。”

  黄维宏说:“搬家行业正在急速走下坡路。”

  任中还在为搬家公司生意清淡而发愁的时候,黄维宏正坐在自己开办的幼儿园里吹空调。两部电话不时响起,多是各搬家公司打过来的,这时黄维宏说:“又有麻烦了。”这个在搬家行业折腾了多年的中年男人说这句话时语调轻松。

  2008年7月25日下午5点多,幼儿园放学了,黄维宏拿起车钥匙准备开车送孩子们回家。来源于:汕头管道保洁公司 汕头清通公司公司


  • 地 址:温州市纺织路32号
  • 联系人:曹先生